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我国姓氏用字的异读现象

发布时间:2013/11/27 14:27:16           来源:           浏览次数:

我国姓氏用字的异读现象

黄 锡 景

我的一位刚当上中学教师的老乡向我讲了他遇到的一件尴尬事。他在给初中学生上第一节课点名到一位姓员的同学时,他脱口而出:“员(元)XX”,可无人应答,他又大叫了一声“员(元)XX”,仍无人应答,直到他第三次点到这个名字,一位同学才站起来说:“老师,您是不是点我的名字?我叫员(运)XX。我以为您点的是另一位姓元的同学的名字,所以才没有应答。”我的这位老乡说他顿时脸红耳热。下课后他查阅了好几种字典词典,果然是员字作为姓氏用字时,不能读成“元”的音,只能读成“运”的音。

还有一个例子,说是有个县的领导同志在县直机关干部大会介绍现任安徽省副省长、安徽省宿迁市委原书记仇和的施政理念和办法时,一口一个仇(筹)和如何如何。下面不少人窃窃私语说,领导把人名弄错了。其实,仇字在作为姓氏用字时不读做仇恨的仇字,而应读做“求”音。在日常生活中,像上述那样的把姓氏用字读错说错的并不鲜见。

我国姓氏众多,起源和变化都十分复杂,加上汉字多音多义,姓氏用字中出现了不少异读字音,成了我国姓氏文化中的一种特有现象。稍不留神,就很容易读错说错,甚至写错,闹出笑话。

我国姓氏用字异读有两种情况。一是字的音调发生了变化。如:燕姓的燕字,不读做燕子的燕,而应读做“焉”字音;华姓的华字,不读做中华的华,而应读做文化的“化”字音;任姓的任字,不读做任务的任,而应读做人民的“人”字音;纪姓的纪字,不读做世纪的纪,而应读做自己的“己”字音;过姓的过字,不应读做过去的过,而应读做铁锅的“锅”的字音;那姓的那字,不应读做四声的那里的那,而应读做一声的“那”字音;宁姓的宁字,不能读做宁静的宁,而应读做泥泞的“泞”字音;共姓的共字,不应读做共同的共,而应读做“龚”字音。

第二种情况是字的读音完全变了,如:种姓的种字,不读做种地的种字,而读做昆虫的“虫”字音;盖姓的盖字,不读做盖房子的盖字,而读做“葛”字音;区姓的区字,不读做社区的区字,而读做欧洲的“欧”字音;幺姓的幺字,不读做什么的么字,而应读做“腰”字音;能姓的能字,不读做才能的能字,而读做能耐的“耐”字音;女姓的女字,不读做妇女的女字,而读做“汝”字音;句姓的句字,不读做句号的句字,而读做“勾”字音;乐姓的乐字,不读做快乐的乐字,而读做日月的“月”字音;姓朴的朴字,不读做朴素的朴字,而读做“瓢”字音。稀有姓氏的不姓的不字,不读做不是的不字,而读做否定的“否”字音。

我国的姓氏用字异读后,大多都专用于姓氏,此外不再有其他字义。

中国人都很重视自己的姓氏,谁都不愿意让别人读错说错写错自己的姓氏。人们多了解一些姓氏文化情况,多学习一些姓氏用字异读知识,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,在人际交往中,遇到姓氏问题时,就可以减少和避免闹笑话,出洋相,甚至可以减少和避免不少麻烦问题。

(此文选自2007年11月11日《濮阳日报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