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张姓溯源

发布时间:2014/1/8 9:59:35           来源:           浏览次数:

探讨张姓起源,在当代张姓文化研究中,关于挥为张姓得姓始祖的认识未见异议,其他问题则争议颇多。今就下列三个问题谈点个人认识,不当之处,请批评指正。

一、张姓始祖挥,是黄帝之子、之孙?

黄帝为张姓血缘亲祖,这一点无有争议。至于挥是黄帝之子、之孙,从古至今却争论不休。

从笔者能查到的经典史籍来看,从春秋到西汉,“挥为黄帝之孙”说未见异议。

左丘明是我国春秋时期史学家,与孔子同时,或谓在孔子之前,《左传》、《国语》均出其手。《国语·晋语》曰”黄帝之子二十五宗,其得姓者十四人,为十二姓(有两人同为姬姓,两人同为已姓),姬、已、酉、祁、滕、箴、任、荀、嬉、姞、儇、依是也。”其中没有“张”姓。《国语》关于黄帝之子得姓情况的记述,是我们现在能见到的最早的经典记载,颇具权威性。左丘明所处的时代,距挥公所处的时代比较近,其记述就比较可靠。况且,挥得姓的缘由,史学家和张姓族人共同的认识是“因首创弓矢,官封弓正,赐姓张。”首创弓矢,在上古时期,无疑是一项重大创造,其功绩不亚于现代发明宇宙飞船。如果挥是黄帝之子,对部族又有这么大的贡献,黄帝是不可能不褒奖赐姓的。黄帝若赐挥为“张”姓,左丘明所记黄帝二十五子得姓情况中是不可能没有“张”姓的。所以,《国语·晋语》所记黄帝二十五子得姓情况是可靠的信史,是毋庸置疑的。

战国时期史官所著《世本》(秦嘉谟辑補本)曰:”张氏,黄帝第五子青阳生挥,为弓正,观弧星始制弓矢,主祀弧星,因姓张氏。”

西汉司马迁《史记·五帝本纪》:“黄帝二十五子,其得姓者十四人。”司马迁所言,和左丘明所言一字不错。看来,司马迁也完全赞同左丘明关于黄帝之子得姓史实的记述。到东汉末年才出现了“挥为黄帝之子”说。汉献帝年间,泰山太守应劭著《风俗通·姓氏篇》曰:“张氏,黄帝第五子挥始造弦,实张网罗,世掌其职,后因氏焉。”应劭生活的时代距挥公大约晚两千多年,不知这位老夫子以何为据推翻了前人关于“挥为黄帝之孙”的记述。到唐代林宝著《元和姓纂》,关于挥的记述仍言“黄帝第五子青阳生挥……。”

到北宋,挥为黄帝之子、之孙的争议表现激烈。邵思《姓解》曰:“张氏,出自轩辕第五子挥。”陈彭年所记与邵思相同。刘恕《通鑑外纪》曰:“黄帝第三妃彤鱼氏之女,生挥及夷彭。”刘恕是第一位言挥之生母是“彤鱼氏”。可是,欧阳修就不赞同邵思、刘恕的意见。欧阳修和宋祁合著的《新唐书·宰相世系表》曰:“张氏出自姬姓。黄帝子少昊青阳氏第五子挥为弓正,始制弓矢,子孙赐姓张氏。”欧阳修仍坚持“之孙”说。

到南宋、明、清时代,“挥为黄帝之子、之孙”的争议一直没有停止。到近现代,“之子”、“之孙”两说并存。

笔者认为,左丘明、司马迁关于黄帝二十五子得姓情况的记述,《世本》(秦嘉谟辑補本)和唐代《元和姓纂》等经典关于“挥为黄帝之孙”的记述,才是比较可信的。

那么,挥为黄帝之孙,是谁之子呢?《世本》和《元和姓纂》均言“青阳生挥”。据说当时有两个“青阳”,一个玄嚣青阳氏,一个少昊青阳氏。当代民族源流学家何光岳先生和多数姓氏学者均认为“少昊乃东夷族,非黄帝血脉”。这就排除了少昊青阳氏是挥之父的可能性。“青阳生辉”,即是“玄嚣青阳氏生挥”。挥为黄帝之孙,玄器之子,这便是较为正确的结论。

二、张姓是以“封地为姓”还是以“职官得姓”?

张姓因何得姓?比较通行的说法是以“职官得姓”,何也有认为是以“封地为姓.”。前不久,笔者读到一篇《“古张国”考》,其内容提要曰:“在张氏起源地诸说中,张氏始祖封于张而为张氏,更近于上古实情。”

显然,《“古张国”考》一文的作者,认为张姓是以“封地为姓”。

其文曰:“首先提出张氏起源地问题的,是东汉学者王符,他在其《潜夫论·志氏姓第三十五》中提出:‘今河东有张城、西张城,岂晋张之祖所出耶?’”仔细审读王符之言,此话的意思是:“河东的张城、西张城,难道是晋国张姓始祖之所出吗?”王符说的是晋国的张姓之祖,并不是天下张姓之祖。王符用的是疑问句。王符连张城、西张城是不是晋国张姓的祖居地都持怀疑态度,那就更谈不上“古张国”是天下张姓的祖居地了!作者以王符之言论证“古张国”为张姓起源地,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!

查阅大量史籍、族谱,多认为张姓是以“职官得姓”。

战国时期的《世本》(秦嘉谟辑補本)和唐代《元和姓纂》的记述完全相同,均言:“张氏,黄帝第五子青阳生挥,为弓正,观弧星始制弓矢,主祀弧星,因姓张氏。”

北宋欧阳修和宋祁合著的《新唐书·宰相世系表》曰:“张氏出自姬姓。黄帝子少昊青阳氏第五子挥为弓正,始制弓矢,子孙赐姓张氏。”

《世本》、《元和姓纂》、《新唐书)),尽管表述的原话不完全相同,但都认为挥得姓的原因是“始制弓矢”,“官封弓正”,“因姓张氏”。持此论的史籍还很多,不能一一列举。大量史实说明:张姓是以“职官得姓”,决非是因“封地为姓”。正因为如此,历代姓氏学者和张姓宗亲,称张姓是英武之姓、军武之姓、睿智之姓,这是天下张姓很值得自豪的。

再者,历代多数史书和族谱认为:张姓之起源与弓箭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。东汉许慎《说文解字》关于“张”字解释是:“张,施弓弦也。……张而不弛,文武弗能也;弛而不张,文武弗为也;一张一弛,文武之道也。”许慎关于“张”字的解释,充分说明“张”字的诞生肯定与弓箭有关。经考证,张姓始祖挥,所以能受封得姓,完全是由于他首创弓矢,官封弓正,亦称弓长,帝颛顼以其所任之职组成一个“张”字赐予挥,中华才有了“张”姓,汉字中才有了“张”字。因此说,“张”宇和“张”姓是同时诞生的。如果“挥因封于张”而得姓,那就成了先有“张”字,再有“张国”,最后才有“张姓”。果真如此,则“张”字是怎样诞生的?“张”字的诞生还与弓矢、职官有一点关系吗?张姓还称得起英武之姓、军武之姓、睿智之姓吗?只这一点,恐怕绝大多数张氏宗亲是通不过的。

三、张姓起源地究竟在哪里?

张姓起源地究竟在哪里?当前主要有三说:河南濮阳说,山西太原说,河北清河说。为了厘清史实,逐一探讨如下。

关于濮阳说,主要立论依据有五点:

1、史实依据。(1)黄帝时代,今濮阳地区是华夏族和东夷族交接地区,黄帝不得不在此设重兵防守。于是,把长子玄嚣派到了古清河之畔的顿丘(今清丰县西南固城一带);把次子昌意派到了顿丘之北的昌乐(今南乐县西北吴村一带)。当代学者丘菊贤、杨东晨合著《中华都城要览》一书列表记载:“玄器生于江水,今河南安阳市;邑于顿丘,今河南濮阳市。”《南乐县志·大事记》:“黄帝置南乐一带为其子昌意封地,在今境西北筑昌意城。”《明一统志》:“南乐县界有昌意城,黄帝之子昌意所筑。”当初,昌意城和黄帝史官、造字圣人仓颉部族的基地同在一地。今南乐县西北18公里吴村一带仍有昌意城遗址和仓损陵、庙、造字台,2000年被河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。郭沫若《中国史稿》:“蚩尤战败南逃,被黄帝擒杀于冀州之野。”今濮阳市台前县仍有蚩尤墓。(2)颛顼时代,帝丘(濮阳)是帝颛顼都城。《史记·五帝本纪》:“黄帝崩,葬桥山。其孙昌意之子高阳立,是为帝颛顼也。”颛顼建都帝丘(今濮阳)。《左传·昭公十七年》:“卫,颛顼墟也,故为帝丘。”《竹书纪年》:“颛顼居濮。”《汉书·地理志》:“东郡濮阳故帝丘。”位于濮阳老城十字街中心的四牌楼坊,始建于明嘉靖元年(1522),初建时南匾“颛顼名都”,今东匾“颛顼遗都”。据考证,挥公幼年生活在其父玄嚣青阳氏封邑顿丘,年长在帝丘为颛顼辅臣,受封得姓于帝丘。

2、文物遗址。(1)中华第一龙。1987年在濮阳老城西水坡考古发现了“中华第一龙”,距今6400多年。张姓宗亲均认为张姓得姓始祖挥是黄帝之孙(或子)。黄帝部落的图腾就是龙。中华民族都称自己是龙的传人。在濮阳老城发现“中华第一龙”,说明龙祖、龙根在濮阳;也说明当时的濮阳一带,是黄帝部族乃至颛顼部族的中心。“中华第一龙”出土地点,向西约10公里是颛顼陵、帝喾陵,向东约1公里便是挥公墓古遗址。(2)颛顼陵和帝喾陵,今合称“二帝陵”,位于濮阳老城西约10公里。挥公和颛顼同为黄帝之嫡孙,是同时代人。挥辅佐颛顼也只能在都城帝丘。颛顼都帝丘(今濮阳),古今史籍皆无争议。颛顼和其侄帝喾死后,均葬于濮阳。当今由于行政区规划变动,其地今属内黄县梁庄乡。(3)挥公墓古遗址。帝颛顼、帝喾均是上古帝王,陵墓保存较好,挥公墓则保存欠佳,只留下民间传说古遗址。1998年春,濮阳市、县人民政府重修挥公墓,并扩建为“挥公陵园”和“挥公园”。

3、族谱记载。现藏于台北国学文献馆的《山阴白鱼潭张氏族谱》,宋初名臣张咏创修,其后在元、明两朝由其孙辈续修。其《族谱叙》曰:“张之受姓,昉于轩辕之子,天下之张,厥初无不本于一人耳,濮阳吾祖之所自出。”“吾家本名族,受姓轩辕氏,濮阳蕃本根。”

4、民间传说。今濮阳市区胡村乡班家、店当一带,离上古时期玄嚣的封邑顿丘很近,古清河也从这一带流过。至今,这里的村民仍称村北为北清河,村南为南清河。民间流传着挥公少年在清河捕鱼,在郊野打猎的故事。流传最广的是挥公《射雁捉狼的故事》。

5、当代研究成果。(1)1993年春,河南冬阳影视公司根据问南中原姓氏研究会谢钧祥先生撰写的脚本,在张姓起源地濮阳拍摄了《百家姓系列片首集·张姓源流》,在河南台、中央台播放后,受到广泛好评。(2)1994、1995年,濮阳邀请省内外著名专家学者,召开了两次“张姓起源学术研讨会”,收到大批论文,汇编成《龙乡寻根》一书。其中,河南省历史学会会长朱绍侯教授的《张姓祖根在激阳》被多家报刊、族谱转载和收录。(3)1999年我国在昆明举办“世界博览会。”世博园内立了《源于河南的姓氏》碑。其中,第三位便是“张姓源于濮阳”。(4)根据中国科学院遗传与进化研究组组长袁义达先生提供的资料,汇编的《河南·大姓的故乡》地图显示:当前使用频率最高的100个大姓中,有73个源于河南。其中张姓、姚姓源于激阳。(5)当代史学泰斗关于张姓起源的论断。国学大师、哲学家张岱年,1995年为张挥公园碑林题词:“濮阳本颛顼故都,今为中州胜地,张姓源出于濮阳,历代名贤辈出。”考古学家张忠培为张挥公园题词:“张姓源于濮阳,历代地灵人杰。”著名历史学家、北京大学博士生导师张希清为张挥公园碑林题词:“张氏族源,地灵人杰,代有俊秀,各领风骚。”著名历史学家、河南大学教授朱绍侯为张挥公园题词:“张姓祖根在濮阳,颛顼故都更辉煌。”

大量史实说明,张姓源于濮阳是有充分根据的。

关于太原说。挥公得姓大约一千年后,到西周宣王时期在正史中才出了第一位张姓名人张仲。《诗经·小雅·六月》:“侯谁在矣,张仲孝友”即是歌颂他。《新唐书·宰相世系表》:“周宣王时有卿士张仲,其后裔事晋为大夫。张侯生老,老生趯,趯生骼,至三卿分晋,张氏仕韩。”实事求是讲,“三晋”地区是张姓发展历程中的第一个大站,应称“三晋首望”。

关于清河说。清河张氏是汉留侯张良后裔。张良之孙张典,在汉文帝时任清河太守,封清河郡公,始迁清河郡里仁乡节孝坊。其子张默,其孙张金,又承袭清河郡公。所以,清河张氏的兴旺发达是从张典开始的。不过,这段历史只见于少数族谱。史籍记载的始迁清河的张氏,是东汉末年曹魏时期张岱。《新唐书·宰相世系表》:“清河东武城张氏,本出汉留侯良裔孙司徒歆。歆弟协字季期卫尉,生魏太山太守岱,自河内徙清河。”由于清河张氏人才辈出,居官者多,特别是唐代,出了张文瓘、张文琮兄弟子侄五人,皆官居三品,俸禄合超万石,故称“万石张家”。唐高宗时考定四海望族,遴选十大姓望族为“国柱”,清河张氏位列其首。此后,清河张氏分布于长城内外,大江南北,世界各地,不论建祠或修谱,均称“清河堂”、“清河世家”,表示不忘祖根。所以,称“清河名望”是当之无愧的。

那么,为什么有张姓起源“太原说”、“清河说”呢?笔者认为,主要是由于明代徽州《张氏会修统宗世谱》的误导。

明代徽州《张氏会修统宗世谱》是最早提出张氏起源地的张氏族谱,是张姓起源“太原说”和“请问说”的最早出处。

该谱“得姓郡望”说:“吾张氏得姓者,自轩辕黄帝第三妃彤鱼氏之子曰挥,观弧制矢,赐姓张氏;官封弓正,主祀弧星:居尹城,国于青阳,后改清河郡。此张氏得姓之由,而望清河郡者独最。”——这是“清河说”和“挥为黄帝之子说”。

该谱“本源记”则说:“张氏出自姬姓,黄帝子少昊青阳氏第五子挥为弓正,始制弓矢,子孙赐姓张氏。尹城派:始祖挥公,受封之国在山西太原府属之地。挥生昧,为玄冥师。昧生台骀,能业其官,宣汾、洮,障大泽,以处太原;帝用嘉之,封诸汾川,掌水早疠疫之职,即山川之神也;世飨其祀,今太原县有庙存焉。”——这是张氏起源“太原说”和“挥为黄帝之孙说”。

从上述引文可知,《张氏会修统宗世谱》,既主张张姓起源“太原说”,又主张“清河说”;既主张挥为黄帝“之子说”,又主张“之孙说”。此外,该谱把上古和张姓不沾边的治水英雄台骀说成是“挥公之孙”。《春秋左传·昭公元年传》:“昔金天氏有裔子曰昧,为玄冥师,生允格、台骀。台骀能业其官……”难道挥公即是“金天氏”吗?挥公什么时候称过“金夭氏”?撰修张姓统宗谱,怎么可以“移花接木”胡乱顶替呢!在同一族谱中,挥为黄帝“之子”“之孙”二说并存,让挥既当黄帝的儿子又做黄帝的孙子,岂不是天大的笑话!

该谱说挥公“居尹城”,是“尹城派”。经考证,尹城既不在清河郡,也不在太原府属之地,而是在山西隰县。尹城不是张姓始祖挥公居地,而是尹姓始祖尹殷居地。张海赢先生著《山西文化志》记载:“尹姓,起源于山西隰县。少昊之子殷,封于尹城(今山西隰县东北),时称尹殷。”把尹姓祖居地说成是张姓祖居地,岂不是鸠占鹊巢!

笔者认为,由于徽州《张氏会修统宗世谱》的撰修者官职较高,文化层次较高,又是排版印刷,印量大,传播广,故对后世影响很大,在不少问题上造成了严重误导。不论这种误导是否出于撰修者本意,但误导的事实是难以否认的。所以,史贵真,真实性是史学的生命线。不论国史、方志、族谱,凡不合历史事实的,随便你怎么讲,有些当时就被人耻笑,有些最后要破产。所以,续谱必须求真,不真,便没有任何价值。

四、结束语

张姓始祖挥公生活在我国上古传说时期,后世史书记述有分歧是正常的,出些差错也是难免的。我国古史的准确纪年,过去只能纪到四周共和元年(公元前841年),连夏、商、周三代的兴亡年代也说不清,何况是一家一姓的族史呢?近年,我国拨巨款,组织大批专家学者,历时五年,搞“夏、商、周断代工程”,虽有结果,尚有争议。至于我们考证、研究、探讨张姓起源史,就更难说清,更难统一认识了。笔者认为“张姓起源于濮阳”,这不仅是我个人的认识,更是多数专家学者的共识和科研成果。今把个人认识写成此文,是向方家请教,与同道交流,以期张姓文化研究的结论能够符合或基本符合历史实际。




(此文原刊于《寻根》杂志2010年第1期。2012年3月20日,此文荣获“第三届中国民族文化创新成果奖一等奖”,被选编入《中国民族文化大辞典》(第二卷)。作者被授予2012年度“中国民族文化影响力人物”称号,颁发了奖杯及获奖证书。此文收入本书,个别地方作了补充或修改。本文作者前文已作介绍。)